當前: 首頁
> 聚焦> 依法維權
婦聯組織在維護婦女權益中發揮獨特而重要作用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19.11.06 字號:【

● 婦聯組織維護婦女兒童權益的獨特性就是“聯”,即聯系廣大婦女群眾,聯系有關部門及其他各種社會主體,聯防對婦女兒童權益的一切侵害,聯動保障婦女兒童的正當權益。

● 此外,婦聯組織的維權重在源頭參與,重在制度建設,重在解決社會實際問題。

● 婦聯組織的維權還注重聯合和推動廣大婦女積極參與社會、提升能力、發展自我,以發展促進權益,以進步維護權益。

■ 曲相霏

婦聯組織是黨和政府聯系婦女群眾的橋梁和紐帶。各級婦聯組織的任務之一就是“維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傾聽婦女意見,反映婦女訴求,向各級國家機關提出有關建議,要求并協助有關部門或單位查處侵害婦女兒童權益的行為,為受侵害的婦女兒童提供幫助”。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婦女事業高度重視、對婦聯組織寄予了殷切期望。各級婦聯組織也不負使命,以聯系和服務婦女群眾為根本任務,在婦女權益的促進、維護和保障中發揮著重要的獨特作用。

婦聯組織所發揮的獨特作用,立基于最廣泛聯系婦女群眾

婦聯組織所發揮的獨特作用,立基于兩個“最廣泛聯系”。第一個“最廣泛聯系”是最廣泛聯系廣大婦女群眾。這不僅是黨的群眾路線在婦聯工作中的體現,也是婦聯組織有效開展一切工作的前提和基礎。

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是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婦女聯合組織。其全國組織和地方組織、基層組織、團體會員等相結合的組織制度,保證了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與中國婦女最廣泛的聯系,以便于傾聽她們的訴求,了解她們的處境,研究她們遭遇的問題和面臨的障礙。

婦聯是廣大婦女群眾共同的娘家和穩定的后盾,各級婦聯都承擔著接受婦女群眾投訴咨詢的責任,直接服務婦女群眾的12338熱線在全國各地普遍設立。

近些年來,廣大婦女群眾反映最強烈、向婦聯組織投訴咨詢最多、侵害婦女兒童權益最嚴重的問題包括家庭暴力問題,就業性別歧視問題,離異被負債問題,對女童和女性的性侵和性騷擾問題,與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相關的農村婦女承包地、宅基地、集體經濟收益分配和征地補償分配問題,等等。這些問題也成為各級婦聯組織維權中著力推動解決的問題。

根據中國婦女十二大報告,當前婦聯組織還要“深入調研了解不同婦女群體特別是留守流動婦女兒童、貧困婦女兒童、病殘婦女兒童、單親母親、老年婦女等特殊群體和家庭的需求,推動把婦女群眾反映強烈的急難愁盼問題更多納入政府民生實事安排,積極探索承接適合由婦聯組織承擔的公共服務職能”,多措并舉為婦女兒童排憂解難。

婦聯組織所發揮的獨特作用,立基于在黨的領導下最廣泛聯系立法、執法、司法等主體

婦聯組織不僅最廣泛聯系廣大婦女群眾,也在黨的領導下最廣泛聯系立法機關、政府部門、法院、檢察院、工會組織、社會組織、企事業單位等主體,在婦女群眾與這些主體之間架起溝通的橋梁,這是婦聯組織發揮獨特作用的第二個“最廣泛聯系”。

婦聯組織的維權活動有賴于其作為黨和政府聯系婦女群眾的橋梁和紐帶,與有關部門、相關機構組織及個人形成廣泛聯系,代表婦女群眾的利益,反映她們的愿望,傳達她們的訴求,制定預備方案,提出意見建議,協調各方資源,爭取各方支持,形成社會“聯動”機制,配合有關部門打擊侵害婦女兒童權益的違法犯罪行為,與各種阻礙男女平等、侵害婦女兒童權益的言論和行為做斗爭,推動解決實際困難和問題。

例如2014年在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頒證整省試點推進的關鍵時機,全國婦聯與農業部積極磋商形成會談紀要,提出“在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簿和權證上寫上婦女名字”“鼓勵各級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頒證試點工作領導小組吸收同級婦聯組織參加”等工作要求,有力地推動了農村婦女在承包土地登記簿和權證上“證上有名、名下有權”。2018年農村土地承包法修改時進一步明確了這一要求,規定“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或者林權證等證書應當將具有土地承包經營權的全部家庭成員列入”。

2016年全國婦聯又抓住宅基地制度改革的契機,主動向國土資源部匯報農村婦女宅基地使用權分配中存在的問題,爭取國土資源部關注和保障農村婦女的宅基地權益。國土資源部最后下發的文件對此作出了專門規定:“依法維護農村婦女和進城落戶農民的宅基地權益。農村婦女作為家庭成員,其宅基地權益應記載到不動產登記簿及權屬證書上。農村婦女因婚嫁離開原農民集體,取得新家庭宅基地使用權的,應依法予以確權登記,同時注銷其原宅基地使用權。”

2018年底,全國婦聯積極配合民政部、中組部等六部門聯合出臺了《關于做好村規民約和居民公約工作的指導意見》,專門針對侵犯婦女特別是出嫁、離婚、喪偶婦女合法權益等問題,通過將合法性審查前置于村民表決等舉措,從制度上預防村規民約違反男女平等基本國策、侵犯婦女土地權益。

就業性別歧視嚴重影響著女性的個人發展、家庭生活、職業進步和社會地位提升。全國婦聯與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教育部、司法部、衛生健康委、國資委、醫保局、全國總工會、最高人民法院等積極“聯動”,九部門于2019年2月共同發布了規范招聘行為、促進婦女平等就業的通知,“禁止招聘環節中的就業性別歧視”,規定“各類用人單位、人力資源服務機構在擬定招聘計劃、發布招聘信息、招用人員過程中,不得限定性別(國家規定的女職工禁忌勞動范圍等情況除外)或性別優先,不得以性別為由限制婦女求職就業、拒絕錄用婦女,不得詢問婦女婚育情況,不得將妊娠測試作為入職體檢項目,不得將限制生育作為錄用條件,不得差別化地提高對婦女的錄用標準。”針對就業性別歧視,婦聯組織還積極探索建立推動公平就業的約談機制,該機制也成為九部門通知中促進婦女平等就業的措施之一。通知規定,“對涉嫌就業性別歧視的用人單位開展聯合約談,采取談話、對話、函詢等方式,開展調查和調解,督促限期糾正就業性別歧視行為,及時化解勞動者和用人單位間矛盾糾紛。被約談單位拒不接受約談或約談后拒不改正的,依法進行查處,并通過媒體向社會曝光。”平等就業權糾紛也被增加為司法訴訟的新案由。

婦聯組織維護婦女權益的一個重要手段是源頭維權

婦聯組織維護婦女權益的一個重要手段是源頭維權,即積極參與和影響法律法規、政府部門規章、兩高司法解釋等規范性文件的制定,從制度源頭上維護婦女權益。

從1950年新中國第一部婚姻法的制定開始,到1980年新婚姻法通過,到1991年未成年人保護法、關于嚴禁賣淫嫖娼的決定和關于嚴懲拐賣、綁架婦女、兒童的犯罪分子的決定通過,到1992年婦女權益保障法制定,到2002年土地承包法制定,到2005年婦女權益保障法修訂,到2015年反家庭暴力法出臺,背后都有婦聯組織的不懈努力。

近5年,婦聯組織推動并參與反家庭暴力法、“全面兩孩”配套措施等法律政策的制定修訂,對80余件國家法律政策及3000多件地方法規政策建言獻策。尤其是全國婦聯積極參與立法工作,在深入調查研究的基礎上,通過專項報告、兩會提案建議等各種形式,向立法機關提出意見建議,不少建議得到了立法機關的采納。

全國婦聯和各地婦聯還積極推動性別平等評估工作,即對法規、政策、發展規劃、政府重大項目等及其制定過程從性別平等角度進行分析評價,以避免性別歧視,維護女性權益。

離異女性被負債問題是近年來部分女性權益受侵害的一個突出問題。全國婦聯與最高法院等部門多次溝通,反映這些被負債女性陷入的困境,表達她們的訴求,提出共債共簽意見建議,推動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出臺了關于夫妻共同債務認定標準的司法解釋。

近年來,全國婦聯積極參與民法典編纂,就涉及婦女兒童及其他問題向全國人大法工委提出意見建議,還積極推動用人單位和教育部門出臺預防和處置性騷擾的規章制度。

概括而言,婦聯組織維護婦女兒童權益的獨特性就是“聯”,即聯系廣大婦女群眾,聯系有關部門及其他各種社會主體,聯防對婦女兒童權益的一切侵害,聯動保障婦女兒童的正當權益。此外,婦聯組織的維權重在源頭參與,重在制度建設,重在解決社會實際問題。婦聯組織的維權還注重聯合和推動廣大婦女積極參與社會、提升能力、發展自我,例如婦聯組織積極推動女性就業,推動設立婦女議事會、推動婦女進入各項改革工作領導小組、引導婦女有序參與基層民主自治實踐,推動婦女巾幗建功立業,以發展促進權益,以進步維護權益。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教授、研究員)

子基金配资